<menuitem id="pn1np"></menuitem><menuitem id="pn1np"></menuitem>
<menuitem id="pn1np"><ruby id="pn1np"></ruby></menuitem>
<var id="pn1np"></var>
<var id="pn1np"></var>
<var id="pn1np"></var>
<var id="pn1np"><strike id="pn1np"><listing id="pn1np"></listing></strike></var>
<var id="pn1np"><strike id="pn1np"></strike></var>

張輝:新時期縣域旅游創新發展的“芮城思考”

發布時間:2021-08-06 11:45:09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張輝  |  責任編輯:古劍
大字體
小字體

中國網8月6日訊 近日,以“發展全域旅游,建設黃河名城”為主題的芮城全域旅游創新發展論壇在芮城縣舉辦,文化和旅游部“十四五”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張輝教授受邀做“新階段中國旅游發展新格局”主題演講。本文根據演講內容整理編輯而成。




【精彩觀點】

?中國旅游已經走過40年的進程,即將發生一場具有顛覆性、影響力的革命。通過這場革命,會形成新市場、新方式、新產業、新空間、新管理等一系列脫胎換骨的變化。

?山西旅游發展一直在糾結兩個問題,到底是歷史為大還是文化為大?在糾結中尋找一個突破點,即出路。以歷史為大,不占絕對優勢;以文化為大,山西更有話語權。

?打造網紅打卡地,同時也要考慮如何讓游客在芮城停留?如何把打卡地變成刷卡地?如何在大的空間體系中怎么構建芮城的旅游發展格局?

?全域旅游的核心問題是,要借助旅游發展來全面帶動當地的社會經濟的發展,全域旅游不是一塊牌子,而是一條路子。

【正文如下】

很高興來到芮城,這是一個美麗的地方,也是發展旅游最有潛力的地方。近年來,在縣委、縣政府領導下,芮城的全域旅游工作已經奠定了堅實基礎,借芮城全域旅游創新發展論壇,我們談談未來中國旅游發展會出現什么樣的新情況,新變化和新趨勢對芮城旅游的未來發展會產生哪些影響?

在“十四五”開端之年,中央提出一系列發展方向,“構建新的發展格局”是其中最為重要的關鍵詞。那么,在“十四五”以及未來一段時間里,我們要構建起什么樣的旅游發展新格局?這是各位專家、管理者,包括文旅的高層都在思考。不久前,國家“十四五”文化和旅游規劃對未來發展藍圖做了很好的詮釋,站在一個學者的角度,我來談一談未來一段時間里中國旅游怎么走。

中國旅游已經走過40年的進程,即將發生一場具有顛覆性、影響力的革命。通過這場革命,會形成新市場、新方式、新產業、新空間、新管理等一系列脫胎換骨的變化。


新市場:

大眾化旅游時代亟待破除制度障礙


中國旅游已經進入了大眾化旅游時代。隨著我國社會經濟的發展以及人民群眾生活質量的提升,旅游已經成為大眾日常消費生活重要組成部分。在疫情之前,國內旅游有60億人次,出境旅游有1.5億人次,規模是很龐大的,在規模面前不得不說我們已經步入大眾旅游時代。但可惜的是,大眾旅游需求的規模面對著小眾的旅游形態,如同千軍萬馬走觀光旅游獨木橋。在“五一黃金周”我們看得很清楚,旅游需求在疫情的壓力下釋放出來,但釋放出來去哪里了?

如果中國旅游還是按照景點、景區的路徑走下來,高質量發展旅游對社會經濟的拉動作用顯然大打折扣。在新的發展階段要構建新的發展格局,必須面對著大眾旅游需求規模,在旅游形態上形成符合大眾旅游的形態,這才是真正的大眾化旅游。

面對大眾旅游需求的龐大規模,以及釋放出的大眾旅游形態,我們必須要加大力度進行需求側改革。眾所周知,建國以后旅游發展了四十余年,政策、制度的設計對大眾旅游形態形成了很多障礙。制度上的障礙不破除,大眾旅游時代很難真正形成。

舉個例子,中國旅游由觀光旅游進入到了度假、休閑旅游時代,而度假旅游最好的方式就是房車旅游。在國外,真正的度假除了有度假設施以外,從旅行的方式來講,不光是露營地和度假酒店,還要靠自行式房車和托管式房車來支撐這種旅游形態。但是在國內,由于公安部門制度規定,房車的度假方式很難實現,體驗感較差。

再比如,包括芮城在內,各地都在搞的研學旅游。習總書記在中國旅游年已經談了這個問題,“中華民族自古就把旅游與讀書結合在一起,崇尚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但是教育部門在這方面一直沒有全面有效的改革。包括游艇旅游發展的水路管理制度堵點,低空旅游發展的空管制度堵點等等,由于需求側制度障礙上的控制,使得我們的旅游形態不可能完全釋放,所以我們大眾化的旅游規模面臨著小眾化的旅游形態。

未來兩到三年里,相關部門為了解決中國的雙循環問題,必然會在需求側方面進行制度的改革。時代為大眾化旅游的發展創造了一個機遇,這次疫情讓相關旅游需求的制度設計刻不容緩。等制度障礙逐個破除,我們再提度假旅游、休閑旅游、研學旅游、自駕旅游,就有了十足的底氣。


新方式:

具有旅游形態的生活、學習、成長途徑


改革開放40年,中國旅游發展一直圍繞著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要打造什么樣的生活方式”。 是把旅游限定“旅游是一種生活方式”這個概念中來思考我們的產業布局、空間布局、產品形態。

就旅游基本屬性來說,除了所具有的經濟屬性之外,它還具有文化屬性和社會屬性。在先前旅游發展中,我們更強調旅游的經濟屬性,很少關注其所具有的社會屬性和文化屬性。旅游不僅是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對成年人來說,旅游是一種生活方式,對青年人來說,旅游是一種成長方式,對未成年人來說,旅游是一種學習方式。

在現代旅游發展階段,世界各國特別是世界文化大國,通過旅游這種方式,使本國國民特別是本國青年、學生了解國家的歷史文化、地理形態和發展進程,從小樹立國家意識。就教育規律來說,在我國讓青少年通過探索、旅游了解中華文明的根源與歷史脈絡,才能很好地接受全方位的文化教育。

旅游從經濟屬性向社會和文化屬性延伸,從人的生活方式向人的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轉變,是一個國家旅游發展成熟與否的重要標志。因此,在我國旅游新發展階段,構建具有文化目的的旅游體系、發展具有學習方式和成長方式的旅游形態,是我國旅游新發展階段一項重要的任務。

山西旅游發展一直在糾結兩個問題,到底是歷史為大還是文化為大?在糾結中找不出一個突破點。如果以歷史為大,比不上陜西。文化為大,可能山西更具有優勢。

芮城本地旅游資源中,歷史文化資源組合度并不是很高,但是由于芮城是中華農耕文化的重要發源地,非遺文化、文化方式等資源豐富,如果在文化上好好思考,打造一個有文化目的的旅游體系,在全國可占據獨一無二的地位。下一步不僅要思考旅游在生活方式上是什么樣的形態,在學習方式上是什么樣的形態,在成長方式上是什么樣的形態,在三個方式上構建起芮城的旅游產品體系和旅游產業體系,這在“十四五”中是一個很重要的變化。


新基點:

構建縣域旅游創新發展新格局


在中國旅游發展進程中,長久以來是以大城市為核心的。以北京、上海、西安、桂林和廣州等五個城市為依托,形成的重量級旅游線路產品,支撐了中國旅游發展30多年。

隨著度假旅游、休閑旅游等各種旅游形態進一步深入,旅游的基點要放在縣域??h域旅游體系的建成、縣域旅游經濟的發展是中國旅游大的空間很重要的基點。

要根據芮城縣的經濟特點、文化特色、歷史遺產、城市品質、產業結構,并結合管轄區所擁有的自然景觀和文化景觀,建立起有效的旅游城市評價標準,通過標準引導,將芮城建設成為具有知名度和文化影響力的旅游城市。

首先,縣域是我國旅游資源重要承載地,我國主要的人文旅游資源和自然旅游資源分布在縣域范圍;其次,縣域也是我國的國內旅游和部分入境旅游主要目的地,也是多種旅游類型實現和擴展的空間;最后,縣域也是旅游化發展方式最佳實踐地,通過發展旅游可以有效地帶動縣域社會經濟發展。

全域旅游作為一個強有力的抓手,對推動縣域旅游的發展、產品的開發和知名度的提升都具有重要的意義。對芮城來講,必須按照一種全域旅游的發展理念來構建縣域旅游發展體系,這一點是縣域旅游成為新基點的重要載體。

近兩年,文化和旅游部通過全國縣域全域旅游示范區創建工作,極大地調動了地方發展旅游的積極性,通過全域旅游示范區驗收標準的引導,旅游環境得到實質改善,旅游產業得到充分發展,旅游服務質量得到了全面提升,旅游空間形態不斷完整、旅游產品不斷豐富,旅游管理水平不斷提高、旅游供給與旅游需求不斷匹配,旅游供給體系不斷完整,旅游人才隊伍不斷壯大,對縣域社會經濟的貢獻力、對相關產業拉動力不斷增強,形成了縣域旅游發展的新格局。在新發展階段里,我們要全面總結全域旅游示范經驗,提升全域旅游發展質量,推動全域旅游示范區工作向高質量、高標準發展,以此為著力點,構建起縣域旅游新發展格局。


新體系:

完善產業鏈,構建新體系


在“十四五”規劃中構建起中國旅游發展的新體系,首先,要構建起中國旅游新的空間體系,就國務院的旅游發展規劃來講,形成一個以高鐵“八橫八縱”為骨架,以“國家文化公園”為骨架,兩個骨架共同構建起中國旅游發展的空間格局。

在新的空間格局中,一個是交通主題,一個是文化主題。對于芮城來講,要思考一個問題——高速交通的概念出現以后,它是否可以成全芮城的全域旅游?

目的地和目的地之間的關系叫做經濟關系或者旅游經濟關系,取決于交通的骨架。交通的骨架一旦形成,目的地本身的內容決定了當地的轉化率。如果走常態旅游開發的思路,不把本地打造成人們可以停留的旅游目的地,那么這個地方的資源、景區可能成為別的城市的旅游出發地。

比如,鄭西高鐵開通,洛陽成為鄭州到西安的過站。本以為會為洛陽旅游帶來足夠的客源,但是鄭西高鐵已經開通7年了,數據一經公布,高鐵成全的是鄭州和西安,唯獨敗了洛陽。原因就在于高鐵開通以后洛陽還是以景區發展為中心,而西安打造休閑城市、度假城市,鄭州打造休閑城市,洛陽的資源就成了鄭州和西安的資源。面對同樣的問題,芮城千萬不能走同樣的路。

如今,芮城在本地打造網紅打卡地,同時也要考慮如何讓游客在芮城停留?在芮城消費嗎?怎么把打卡地變成刷卡地?這些問題都要在眼下解決,在大的空間體系中怎么構建芮城的旅游發展格局?這點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個格局,要思考新的管理體系,使行業管理、部門管理走向一個社會管理。隨著旅游無邊界發展,旅游消費進一步擴大化,旅游不僅僅是一個部門的事情,也不是一個行業的事情,它是全社會的事業。

面對這樣的變化,芮城勢必要形成一個新的旅游管理體系,要從部門管理為主轉向社會管理,構建一個高效、便利的服務體系和管理體系。

第三個格局,構建一個新的旅游產業發展體系。旅游進入新發展階段的一個重要特征是旅游基本要素,即“食、住、行、游、購、娛”等六個要素以其不同的旅游需求為服務對象,以構建其不同的旅游產業鏈為重點,相繼進入了獨立化發展階段。這個新發展階段是不同于原先的觀光旅游發展階段的。

十年前“住”的要素已經開始獨立化,隨著度假旅游的出現,形成了精品酒店、主題酒店、露營地、民宿等各個系列。五年前娛樂要素也開始獨立化,以文化演藝、沉浸式演繹、音樂節為核心形成了重要吸引力,圍繞“娛”的要素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配置。這幾年“行”的要素也開始獨立化,以露營地、汽車俱樂部等形式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體系。

“購”的要素也開始獨立化,海南目前的旅游發展主要靠免稅概念,特別是疫情以后,由于免稅概念形成了海南旅游。在雙循環格局中,會不會在全國的主要旅游目的地形成中國公民自由購物區的概念?

在要素獨立化的情況下芮城應該怎么做?芮城如今提出了研學旅游,康養旅游,從文化底蘊、資源稟賦這兩個點都可以做,要做就要做到極致,要做到在全國有影響力,考慮在要素情況下怎么進行產業配置。

比如康養旅游,挖掘當地康養資源,有什么好的中醫,有什么好的中藥材,有什么好的按摩師,能治什么樣的病,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通過康養旅游來帶動當地發展。不能光提一個口號和概念,要研究在產品中組合度的問題。


最后,我想給芮城的全域旅游創新發展提幾點建議:


第一,芮城要思考一個問題——是“+旅游”還是“旅游+”?全域旅游的核心問題是要借助旅游發展來全面帶動當地的社會經濟的發展,全域旅游不是一塊牌子,而是一條路子。面對這條路子和每年60多億的消費者,我們要思考怎樣借助旅游的消費領域來擴大當地的社會經濟知名度?

全域旅游發展成效顯著,第三產業比例從原來的30%,突破到70%。在新發展階段,芮城作為縣域旅游發展要思考“+旅游”的概念,農業怎么樣“+旅游”推動農業附加值的增長;工業怎么樣“+旅游”來推動產業的附加值;商業怎么樣去“+旅游”來提升商業的附加值。

第二,在全域旅游發展中我們要示范什么?在芮城提出的全域旅游發展模式的五個域中,芮城要嘗試破解中國發展中的一些難題,通過全域旅游實踐起到示范作用。比如,通過“黃河一號旅游公路”全面解決沿路整個鄉村的脫貧問題、致富問題,通過旅游發展全面帶動鄉村振興,這是其一。通過全域旅游發展全面提升城市的品味,使得城鎮化發展達到一個高度,這是其二。在山西找出芮城的全域旅游示范“點”,哪些是在全國范圍有示范意義、樣板意義的。

第三,在全域旅游示范實踐中要勇于創新。創新驅動是重要的力量,全域旅游的標準很多,但核心就是創新。芮城面對有限的旅游資源和無限的旅游需求,如何通過創新,持續增加要素有效供給,形成更為高效的旅游全要素效率,是芮城旅游新發展階段發展的重要的課題。經過一天的考察,我們能夠感受到縣委、縣政府對于全域旅游發展的重視,關鍵是,全縣各個部門領導同志是不是同樣重視,同樣著急,形成共同的發展意識,做出統一的行動?

全域旅游不是一個牌子,我們要蹚出一條路子,借助于全域旅游,給芮城一個經濟發展、社會發展、文化發展的新生。新的芮城,有這樣的魄力!我也相信,芮城的明天會更加美好!


(作者:張輝 系文化和旅游部“十四五”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世界旅游城市聯合會專家委員會副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