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n1np"></menuitem><menuitem id="pn1np"></menuitem>
<menuitem id="pn1np"><ruby id="pn1np"></ruby></menuitem>
<var id="pn1np"></var>
<var id="pn1np"></var>
<var id="pn1np"></var>
<var id="pn1np"><strike id="pn1np"><listing id="pn1np"></listing></strike></var>
<var id="pn1np"><strike id="pn1np"></strike></var>

三星堆遺址祭祀區發布三、四號坑重大考古成果

發布時間:2021-09-09 16:41:39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尤紫璇  |  責任編輯:安平
大字體
小字體

中國網9月9日訊 根據國家文物局《關于川渝地區巴蜀文明進程研究項目考古工作計劃(2021-2025)的批復》(文物保函〔2021〕277號),三星堆遺址祭祀區2021年度的考古發掘工作已納入“考古中國”重大項目。為抓好項目實施,配合推進“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秉持“課題預設、保護同步、多學科融合、多團隊合作”的工作理念,聯合國內39家科研機構、大學院校以及科技公司,共同開展新發現六座“祭祀坑”的考古發掘。

一、三號坑、四號坑主要成果

三號坑(以下簡稱K3)的發掘由上海大學與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負責,發掘自2021年1月9日啟動,目前已進入收尾階段,預計2個月內能完成田野發掘工作。四號坑(以下簡稱K4)的發掘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負責,啟動于2020年10月9日,至2021年8月18日結束。兩坑工作進展與主要收獲如下。

(一)基本情況

K3位于8座“祭祀坑”所在區域中部,開口于宋代文化層下,打破商周時期文化層。平面近長方形,長軸近呈南北向,方向為北偏東26°,長5.8、寬2.14-2.77米,開口面積14.05平方米,四壁豎直,略有內收,坑底略小于坑口??颖谟幸伤乒ぞ呒庸ず圹E,呈大致縱向平行的淺凹槽狀,坑底暫未發現加工痕跡。目前所見坑底最深處距開口2.02米。

K4位于“祭祀坑”群的東北部,開口于宋代文化層下,打破生土層。平面近正方形,方向為北偏東35°??涌跂|邊長3.11米、南邊長2.79米、西邊長2.74米、北邊長2.75米,口部面積約8.1平方米??颖谛敝?,壁面較為平整,近底部有疑似工具加工痕跡,底部不甚平整,整體南高北低,坑深1.3-1.5米??拥讝|南角有一長方形生土臺,表面不平整,轉角圓緩,表面無明顯踩踏和人工加工痕跡。土臺東邊長0.5米、南邊長1.58米、西邊長0.4米、北邊長1.4米。

(二)堆積形成過程

K3:坑口以上部分堆積很不豐富。宋代堆積直接疊壓坑口,可能對坑口造成一定的破壞。推測K3埋藏之后不久,這個區域就廢棄了,直到宋代才有人來此生產、生活?!凹漓肟印比核趨^域的第⑤層文化堆積推測為挖“祭祀坑”前人工修整場地的墊土,因此K3的形成是現在平整好的場地上挖掘一窄長方形的坑,坑壁、坑底均不甚平整,修整簡單。

坑內堆積由晚到早的形成順序為:填土層、坑北部灰燼層、象牙層、象牙及人工制品混合層。填土層可分為3大層,大體呈水平狀分布,未見明顯傾倒方向。象牙層、象牙及人工制品混合層則遍布整坑。

K4:坑口以上部分堆積很不豐富。宋代堆積直接疊壓坑口,可能對坑口造成一定的破壞。推測K4埋藏之后不久,這個區域就廢棄了,直到宋代才有人來此生產、生活。在平地上挖掘一近正方形的坑,并在坑東南部保留一呈圓角方形的土臺??颖?、坑底及土臺表面,簡單修整,均不平整。

坑內上層堆積為填土和疏松的灰燼堆積,從坑的不同角度傾倒填土,呈現出四周高中間低的堆積形態。下層為被燒烤過的整根象牙,均較散亂,坑底散布破碎的陶器;金器集中放置在坑偏西部位置;銅器、玉器、石器殘件散落在坑底的不同部位;坑的東南角傾倒一層厚厚的灰燼,應為“另一現場”產生的夾雜著燒土顆粒細沙土。

(三)主要出土器物初步確定

K3填土堆積出土各類器物殘件和標本共729件。較完整遺物共478件(組),殘件141件。其中,較完整器物包括銅器293件、玉器45件、象牙100根、金器7件、骨雕2件、石器2件、海貝26件(組)以及材質不明器3件。

K3出土的銅頂尊跪坐人像,由上半部分銅尊與下半部分人像組合而成。發掘簡報《三星堆遺址三號祭祀坑出土銅頂尊跪坐人像》已在《四川文物》2021年第3期刊出。銅祭壇、神樹紋玉琮等器物,題材獨特、細節豐富,均前所未見,是古蜀人精神世界的物質體現,為進行相關研究提供了重要素材。

目前K4遺物已全部提取完畢,共出土完整器86件、殘件1073件。完整器包括玉器9件,均來自埋藏堆積,有琮2件、瑗1件、鑿4件、璧1件、錛1件;銅器21件;象牙47根,均來自埋藏堆積;陶器2件,均出土于灰燼層,且均為尖底盞。

K4出土3件銅扭頭跪坐人像,大小、造型一致,似同屬一件銅器。人像呈跪坐姿態,身體略向左前方傾斜,頭微頷并扭向身體右側,雙手呈半“合十”狀平舉于身體左前方,兩膝貼地,雙腳前腳掌著地,后腳掌抬起。人像身體重心在左肩與雙手手掌之間卡槽的位置,表現出強烈的負重感。這3件人像從造型、紋飾等方面來說都是三星堆考古全新的發現,對研究三星堆的青銅鑄造技術及藝術、宗教信仰與社會體系、與周邊地區的文化交流提供了材料。發掘簡報《三星堆遺址四號祭祀坑出土銅扭頭跪坐人像》已在《四川文物》2021年第4期刊出。

(四)兩坑埋藏年代大致判定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與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與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考古年代學聯合實驗室聯合開展K4碳十四年代研究,得到6個碳十四年代數據,經過貝葉斯統計樹輪校正計算得到其埋藏年代有95.4%的概率落在距今3148—2966年的時間范圍之內,屬商代晚期。研究文章《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四號祭祀坑的碳十四年代研究》已在《四川文物》2021年第2期刊出。

K3年代應與二號坑(K2)非常接近。K3在形制、埋藏情況、出土遺物等方面與K2高度相似。根據現場觀察,K3出土的青銅樹干等器物甚至有可能與K2出土的部分器物綴合。以上種種跡象表明,K3與K2年代應非常接近,K2年代之前大致確定為晚商時期(約當殷墟二期),K3年代也與之大致相當。

(五)多學科研究與文物保護穩步開展

(一)K3 碳十四測年樣品正由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年代學實驗室進行檢測,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在現場進行了埋藏堆積的有機殘留物檢測,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K3青銅大面具等器物上發現了紡織品殘留。K3相關的植物、動物考古分析也正由上海大學、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單位有條不紊開展。

目前已清理K3青銅器68件、象牙32根、金器1件、玉器3件,采集樣品721份,其中送檢樣品363份,包括有機殘留物分析146份、成分檢測57份、測年28份、腐蝕分析9份、微生物89份、同位素16份、XRF/Raman18份。

(二)K4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中國絲綢博物館等單位對K4出土紡織品進行了顯微觀察和檢測分析。在K4灰燼層一件青銅器旁發現了麻線的堆積,是有序排列成一縷一縷的狀態,肉眼可見,提取后在顯微鏡下進行觀察。麻線并不存在經緯組織結構,僅一縷一縷排列成比較有序的線條。隨即考古工作人員對其他土樣做了進一步的顯微觀察,發現了具有明顯經緯組織結構的紡織物。通過觀察分析顯微形態,結合酶聯免疫分析結果,判定為平紋組織結構的絲綢殘留物,其長寬約3.8×3.1毫米。這是工作人員第一次在新一輪祭祀坑考古發掘中發現有絲綢殘留物。郭建波、蔡秋彤署名文章《三星堆遺址絲綢殘留物的發現及其考古學價值思考》在《中國文物報》2021年7月30日第3版披露了初步研究成果。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與上海大學對K4灰燼堆積進行了植硅體樣品分析。根據對K4灰燼堆積32個樣品的觀察、分析、鑒定,植硅體含量在連續剖面的樣品中沒有呈現在不同深度有規律的變化,灰燼層中包含的植物遺存以竹亞科為主,還發現有少量的蘆葦、畫眉草亞科、莎草科、棕櫚科及部分分難以鑒定到科、屬、種的闊葉木本植物。初步研究成果已形成《三星堆遺址四號祭祀坑灰燼層植硅體樣品分析報告》。

西北大學已經在K4發掘現場提取了大量陶器殘留物樣品,中國科技大學也進行了采樣,相關的殘留物檢測分析研究正在有序展開。北京聯合大學對K4坑壁進行了磁化率檢測,并在灰燼層和坑底提取燒成溫度檢測樣品,同時北京科技大學也提取了相關樣品,燒成溫度研究正在展開。成都理工大學對K4填土及坑底生土進行的土樣微結構研究,四川大學進行的微生物分析研究也已經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中。K4其它方面的植物、動物考古分析也正由上海大學、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單位實施。

截至目前共清理K4出土的青銅器5件、象牙24根、金器1件、玉器4件,采集樣品832份,送檢715份,送檢樣品包括有機殘留物分析209份、成分檢測50份、碳十四測年35份、土壤磁化率212份、微生物126份、鑒定成分21份、XRF/Raman17份。

(六)兩坑下一步工作計劃

(一)K3發掘工作已進入收尾階段,下一步工作要點有三:

其一,完成剩余埋藏器物的提取,并理北部灰燼堆積與其他器物的關系。

其二,對坑底、坑壁進行精細發掘,為復原K3形成過程提供依據。

其三,全面開啟發掘材料的整理工作與報告、圖錄編撰工作。

(二)K4的工作計劃如下:

其一,K4所在的一號工作艙作由文保中心進行加固保護,將用于南方潮濕環境出土文物前期保護研究平臺。并為后期成果展示和現場土遺址對比研究作準備。

其二,發掘進入室內的資料整理階段后,規劃發掘報告的撰寫和研究工作。其中,2021年,完成發掘簡報1篇、文物圖錄1冊,之后陸續出版發掘報告、多學科研究報告。

二、五號-八號坑工作進展

五號坑目前已經做好了將坑內堆積提取回實驗室的準備工作,預計在9月底完成野外清理工作,轉入實驗室開展精細清理。截至目前,五號坑共清理出土近似完整的金器19件、玉器2件、銅器2件,另有牙雕殘片等近300件,較為典型的有金面具、鳥形金飾、橄欖形玉器、圓形金箔、玉珠和云雷紋牙雕等。

六號坑已于2021年7月19日結束野外發掘工作,坑內“木箱”及西側木器已經整體提取回實驗室,由社科院考古所實驗室考古中心負責開展室內發掘。截至目前,六號坑只出土包括“木箱”在內的兩件木器以及玉刀1件,不過“木箱”之內尚未清理,故是否還有更多文物出土尚需后續明確。

七號坑已經清理完填土堆積,暴露出埋藏堆積,包括最上層的象牙以及其下的其他材質文物,象牙數量預計將近200根,能確認的文物包括玉石戈、璋、瑗以及銅人頭像、有領璧、龜背形掛飾等,目前正在開展象牙提取工作,預計于10月份提取完全部象牙并開始提取埋藏文物。七號坑目前出土近似完整的銅器1件、金器3件、玉器5件,提取象牙80根(含殘斷象牙),典型文物包括帶黑彩銅人頭像、魚形金箔片等。

八號坑已經清理完填土堆積、灰燼堆積,暴露出象牙和象牙之下的埋藏文物,象牙數量預計將近200根,能確認的文物包括銅人頭像、銅面具、銅尊、銅方罍、銅神壇、銅神獸、銅頂尊人像、玉璋、玉戈、玉有領璧、石磬等,目前正在開展象牙提取工作,預計將于10月份提取完全部象牙并開始提取埋藏文物。目前提取的近似完整器包括銅器54件、金器349件、玉器199件、石器34件,提取象牙66根(含殘斷象牙),典型文物包括小型銅凸目鳥身人像、金面具、玉璋、石磬等。

(尤紫璇)